妻回國探親遭夫斷聯,半年後聽聞夫於外國結婚,訴請離婚原審敗訴

一段婚姻中的最後一根稻草:訴請離婚,究竟雙方誰該負責?

最高法院 98 年台上字第 1233 號判決,認妻攜子出國為雙方長期分居之起因,惟夫與他人親暱行為而有違夫妻因婚姻契約互負之忠誠義務尚非無疑義,且長期分居造成之感情疏離,已無法達成實質夫妻生活之婚姻目的,實難謂該婚姻猶未發生破綻,其夫妻關係仍可維持,據以排斥無過失或過失程度較輕或其程度相當之一方訴請離婚,顯與經驗法則有違,應重新審酌,故廢棄原審判決並發回更審。

故事緣起

甲跟乙於100 年10月21日結婚,婚後育有未成年子女丙,原約定居住於臺灣,嗣甲於103 年11月4 日攜丙同赴智利與伊父母共度聖誕假期,乙向甲稱2 週後即赴智利團聚。詎料甲甫抵達智利,即接獲臺灣租屋處鄰居通知,乙已經將租屋退租並與外遇對象搬離臺灣,此後音訊全無。嗣後甲聽聞乙於104年5月間在泰國與第三人結婚並有婚禮照片可稽。甲主張遷居智利係經乙同意,乙除斷絕與甲聯繫外,更與他人結婚,難期雙方有繼續經營婚姻生活之可能,雙方婚姻顯有難以維持之重大事由,且可歸責於乙,故向法院訴請離婚並請求酌定丙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由甲單獨任之。

解說

一、相關法條

  • 民法第1052條第1項規定:「夫妻之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請求離婚:
    一、重婚。」
  • 民法第1052條第2項規定:「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

二、案例解說

本案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07 年度婚字第 379 號民事判決判甲敗訴;臺灣高等法院 108 年度家上字第 191 號民事判決駁回甲上訴。最高法院109 年度台上字第 2629 號民事判決廢棄並發回更審。

關於「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係以婚姻是否已生破綻而無回復之希望,為其判斷之標準。婚姻是否已生破綻無回復之希望,應依客觀之標準,即難以維持婚姻之事實,是否已達於倘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均將喪失維持婚姻意欲之程度而定。至於同條項但書規定「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係為公允而設,故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夫妻雙方均須負責時,應比較衡量雙方之有責程度,僅責任較輕之一方得向責任較重之他方請求離婚,如雙方有責程度相同,則雙方均得請求離婚。(最高法院 103 年台上字第 858 號判決)

結論

原審認定甲於103年11月4日攜子前往智利未歸,才是造成兩造長期分居之原因,且甲並未舉證證明乙確有重婚之行為,故一二審均判決甲敗訴。然最高法院認雖然甲遽行帶丙遷居智利,縱係造成兩造分居困境之起因,惟依甲所提出乙之護照資料,及乙與第三人於104年5月間所拍攝之照片,其上顯示乙似與身穿白紗禮服、手持捧花之第三人舉行婚禮儀式,兩人不僅舉止親暱,更相互擁抱。能否謂乙並無逾越一般社會經驗法則普通異性朋友間交往互動之限度,而有違夫妻因婚姻契約互負之忠誠義務?仍有疑義。

而民法第1052條第2項規定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如無過失或過失程度較輕或其程度相當,自均得請求離婚。苟夫妻間因堅持己見,長期分居兩地,各謀生計,久未共同生活,致感情疏離,互不聞問;舉目所及,已成路人,而無法達成實質夫妻生活之婚姻目的;若謂該婚姻猶未發生破綻,其夫妻關係仍可維持,據以排斥無過失或過失程度較輕或其程度相當之一方訴請離婚,即悖於夫妻之道,顯與經驗法則有違(最高法院 98 年台上字第 1233 號判決)。本件雙方自103年11月4日起即已分居,彼此互無聯絡,更無往來。此時是否依然要依客觀標準判斷,而認仍未達倘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均喪失維持婚姻意欲之程度,此部分仍有討論的空間,應重新審酌,而非遽認甲不得訴請離婚。


筆者:陳雅琴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