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麻」煩了!大麻種子、幼苗非二級毒品,轉讓無罪

探毒品大麻之認定,論有利認定之適用

臺灣高等法院裁判認行為人所交付之大麻幼苗並非長成之大麻植株之花、葉、嫩莖,且經乾燥後適合於施用之製品,僅屬製造第二級毒品大麻之原料。本案無積極證據證明不利之認定,罪疑唯輕原則,應為有利之認定,故行為人無罪!

故事緣起

甲明知大麻係屬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列管之第二級毒品,且為藥事法第22條第1項第1款所列管之禁藥,不得非法轉讓,竟基於轉讓第二級毒品大麻之犯意,於民國109年間某日,在乙醫院往生室,無償轉讓大麻幼苗、種子予丙,並由丙栽種。嗣經警於109年4月24日,持搜索票至丙之住處及其所有之自小客車執行搜索,並扣得大麻花等物。

解說

一、相關法條

  • 藥事法第83條第1項:「明知為偽藥或禁藥,而販賣、供應、調劑、運送、寄藏、牙保、轉讓或意圖販賣而陳列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五千萬元以下罰金。」
  •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 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2項:「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

二、案例解說

本案甲因違反藥事法案件,不服臺灣基隆地方法院109年度訴字第772號,中華民國110年2月2日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臺灣高等法院判決撤銷。甲無罪。

按大麻之幼苗或植株,縱含有第二級毒品大麻之成分,如未經加工製造成易於施用之製品,應僅屬製造第二級毒品大麻之原料而已,尚難認係第二級毒品。故尚難據此認定甲轉讓予丙之大麻幼苗,已屬第二級毒品,況據丙之證述,亦不足逕認被告所交付予丙之大麻幼苗當時確實已經長成,而可以將大麻花採收、風乾,達得施用之程度。從而,被告所交付之大麻幼苗並非長成之大麻植株之花、葉、嫩莖,且經乾燥後適合於施用之製品,自非屬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二級毒品之大麻,是不得徒憑被告上開無償轉讓大麻幼苗予丙之行為,遽認甲有轉讓禁藥犯行。

結論

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

本案公訴意旨所引丙於警詢、偵訊中之證述,據前所述,其之證述僅得以證明被告先後轉讓大麻種子、幼苗與丙之事實。而不足以丙於警詢、偵訊中之證述,作為不利被告認定之憑佐。揆諸前開說明,本於罪疑唯輕原則,自應為被告有利之認定。


筆者:陳雅琴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