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小額詐領案應以刑法普通詐欺罪論處!

陸軍前參謀長韓豫平少將被控挪用演習加菜金2880元遭判刑4年6個月定讞

近年偵辦公務員詐領加班費、值班費、差旅費及休假補助費等案件類型衍生之法律適用歧異,頻現詐領金額不高卻罹《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重刑之爭議,學界呼籲解釋上不能擴張認為亦包含「職務上所衍生之機會」,且有回歸普通刑法之必要,應由最高檢察署統一追訴標準,統一檢察官間法律見解。惟法官仍有獨立審判權,判決於法有據,盼修法徹底解決。

詐領金額微小
卻遭重刑審判

一律依貪污治罪條例判處恐淪情輕法重之詬病

公務員小額詐領案件之困境

最高檢察署依行政院核定之「國家廉政建設行動方案」及法務部訂頒之「檢察機關執行肅貪工作實施要點」,於民國(下同)111年3月17日公布地方檢察署至111年2月止貪瀆案件有關受理、起訴、判決有罪及定罪率等統計資料顯示,自98年7月至111年2月底止,各地檢署共受理貪瀆案件10,228件,起訴4,506件、13,103人,定罪率為76.7%。

其中有高達10%以上案件量屬公務員詐領小額補助款而遭貪污治罪條例法辦,像是加班費、值班費、交通津貼等小額詐領案件,實務多以《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利用職務機會詐取財務罪」偵辦,法定刑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屬於重罪,但詐領金額畢竟輕微,難免予人「情輕法重」之詬病,且竟係檢察官、廉政署及調查局偵辦貪瀆案件之大宗,著實產生不小問題,如同最近引發熱議之陸軍花東防衛指揮部前參謀長韓豫平少將被控挪用演習加菜金2880元判刑4年6個月定讞,幸而獲蔡英文總統特赦使其罪刑之宣告無效,終讓這起纏訟數年之爭議案件告一個段落。

檢察官間法律見解不一

事實上就公務員詐領加班費、值班費、差旅費及休假補助費等四類型案件之偵辦,檢察官間法律見解原本就不一致,有主張應成立《貪污治罪條例》之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物罪者,也有主張應成立《刑法》普通詐欺罪者,去年底最高檢察署曾函詢各地檢署表示意見,回函顯示有十四個地檢署(包括臺北、士林、新北、桃園、新竹、基隆、苗栗、臺中、雲林、高雄、橋頭、花蓮、臺東、澎湖等地檢署)主張用普通詐欺罪偵辦;另有八個地檢署認為應以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物罪論處(包括宜蘭、彰化、南投、嘉義、臺南、屏東、金門、連江等地檢署)。

學界長期以來則是不乏一再呼籲認貪污治罪條例之刑度有情輕法重且背離罪刑相當原則之問題,而應詳加檢討是否有回歸普通刑法之必要,又針對《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所謂「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解釋上不能擴張認為亦包含「職務上所衍生之機會」,亦即多認為公務員須有職權或地位濫用之狀況才能用貪污治罪條例法辦,若是與職務無關之庶務申報如有詐領情形,應不能以貪污治罪條例論處。

最高檢察署統一追訴標準

最高檢察署與臺灣法學會,為因應公務員詐領小額補助款案件應否論以貪污重罪之實務爭議,110年12月9日共同舉辦研討會,與會者有二、三審法官、檢察官、律師、廉政署、調查局、行政機關公務員及學生等約150人。

隨後最高檢察署先後經內部法律問題小組、肅貪督導小組等會議,統合各二審檢察長、廉政署與調查局之意見,最終於111年2月25日邀集全國一、二審檢察長、調查局局長、廉政署署長、及各一、二審指派之主任檢察官召開檢察、調查、廉政首長專案會議,針對各檢察機關偵辦有關公務員詐領加班費、值班費、差旅費及休假補助費等四類案件之法律適用歧異,基於檢察一體原則,統一追訴標準如下:

1、公務員詐領加班費、值班費、差旅費及休假補助費以普通詐欺罪論處,其他性質之個案則視具體案件情節,由各檢察署參酌研討會意見認定之。

2、上述四類案件以貪污治罪條例起訴者,於審判中應請公訴檢察官聲請變更起訴法條為刑法普通詐欺罪,如法院已依貪污治罪條例判決有罪者,檢察官應提起上訴,請求改判刑法普通詐欺罪。

3、請廉政署及調查局就上述四類案件,以普通詐欺罪統一移送標準,個案如有疑義,請先行與駐署檢察官及對應檢察署肅貪檢察官商議。

4、  請廉政署加強此類案件內控機制或行政管理之宣導,由預防面推動,消弭犯罪誘因,以減少此類犯罪行為之發生。

爭議恐尚未落幕

為解決近年各檢察機關偵辦公務員詐領加班費、值班費、差旅費及休假補助費等案件類型衍生之法律適用歧異,最高檢察署廣納建言統一法律見解、避免造成檢方執法標準不一、不公之作為雖值贊同,然檢方統一之追訴標準並無法拘束法院,法官本其獨立審判之職權,日後仍有可能出現各法院見解不一情況,此時仍有賴最高法院大法庭裁定統一見解,甚至上升到憲法法庭層次就個案「裁判憲法審查」,大法官若認同,依憲法訴訟法新制即可將個案廢棄發回管轄法院重新審理,進而謀求翻案,惟訴訟免不了的是曠日費時,還是要讓個案公務員受纏訟之苦,因此若要徹底解決上開詐領金額不高卻罹重刑之爭議,實應由法務部提出相關法律適用爭議之修法,如此才一勞永逸,若不透過修法解決,於現行法下判決仍於法有據,個案公務員受苦不說,一般民眾不了解箇中奧妙,依法判決之法官想必也難逃無端指摘之累,離真正解決爭議恐尚有一小段路要走。


筆者:Ray 所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