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侵占罪及背信罪之探討

女婿侵吞岳父借名登記的股票不構成犯罪?

甲男侵吞借名登記股票之行為,依最高法院就侵占罪與背信罪之見解,無形之股份乃抽象股權、單純的出借名義乃消極信託,故甲男目前尚難以被我國現行法律定罪。

故事緣起…

甲男為A女之夫,A女之父親B男為了節稅,將價值約600萬科技公司股票借名登記在甲男名下,存放股票之證券帳戶存摺、印章均交由告訴人B男保管,且並簽立契約授權B男進行代理買賣該股票,B男仍為股票之實際所有權人。

詎料,三年後,甲男與A女感情破裂鬧離婚,甲男一氣之下未經B男同意,擅自以遺失為理由,將存放股票證券帳戶之存摺、印章掛失並變更印鑑後,自行將科技公司股票出售,並將變得款項670餘萬元予以侵占入己。

案件爭點

本案涉及犯罪有刑法第335條第1項之侵占罪以及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罪

主要爭點有二:
1、侵占罪之行為客體為「自己持有他人之物」,則所謂他人之物的「物」,是否包含股票在內?
2、背信罪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則借名登記之行為是否符合所謂為他人處理事務?

法院怎麼判?

1、爭點(一)關於侵占罪部分

登記於甲男名下股票均係透過集保方式管理,甲男並未持有實體股票,故甲男所占有之標的,乃無形之股份,而股份既屬單純之權利,尚非刑法上侵占罪之客體,是甲男縱取得該等股票所表彰之股權,亦無由成立侵占罪。

2、爭點(二)關於背信罪部分

甲男與B男之間僅是單純出借名義,其間不成立信託關係,甲男未曾支配、管領股票帳戶,亦即對股票完全無任何管理處分之行為,其實際占有、管理之人仍為B男,二人間應屬「單純出借名義」而已。因此,甲男縱否認有借名關係,並拒絕返還上開股票,惟甲男返還上開股票之行為,既非為B男處理之事務,其拒絕交付,不問原因如何,均與刑法上之背信罪無關,B男宜循民事紛爭途徑解決。

本案簡析

  • 爭點(一)關於侵占罪部分
    • 到底什麼樣的「物」才符合刑法上侵占罪的「物」,依我國最高法院之見解,大致有以下幾個重點:
      1、客觀上需具有財產價值者;
      2、應以動產或不動產等有體物為限;
      3、不包括無形之權利,單純之權利不得為侵占罪之客體。
    • 本案中,甲男對於其客觀上之行為均坦承不諱,但為什麼法院會認為甲男侵吞B男股票之行為認為不構成侵占罪呢?
      關鍵就在於甲男侵占的東西是以集保方式管理之股票,並非「有實體」之股票。換句話說,甲男侵吞之標的,是無形的股份,而股份就是股權,是權利之一種,權利為抽象之法律關係,並不是侵占罪之標的,所以即便甲男侵吞了B男的股票,在刑法上是不構成侵占罪的!
  • 爭點(二)關於背信罪部分
    • 到底什麼樣的行為才符合刑法上背信罪的「為他人處理事務」,依我國最高法院之見解,大致有以下幾個重點:
      1、背信罪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如果沒有為他人處理事務,即難以構成背信罪;
      2、為他人,指的是受他人委任而為其處理事務;
      3、為他人處理事務,原因包括法令所規定、當事人之契約或無因管理等,均須以關於財產之事務為限;
      4、因法律行為而為他人處理事務者,必須此項法律行為具備適法性。
    • 本案中,從甲男跟B男的借名登記約定來看,甲男只是單純的出借名義給B男,甲男對於股票並沒有任何管理處分的權限,實際上管理處分股票的人仍然是B男:
      實務上認為這樣的關係只是一種「消極信託」,並不成立信託關係,甲男並沒有為B男有任何處理事務之行為。因此,甲男既然沒有為B男處理事務,則不論甲男是否確實有侵吞股票之行為,或者不願意返還股票、將變賣股票之金額占為己有等等的行為,在刑法上是不會構成背信罪的!
  • 本案中的甲男不知道是單純僥倖,還是背後有高人指點,從我國現行法律上來看,確確實實就是不構成刑法上之侵占罪及背信罪。在科技越來越發達的數位時代,諸如此類之行為將來或許還會不斷的發生,立法者應審慎考慮對於財產犯罪重新檢討,以杜絕相關犯罪,保障人民之權益。


筆者:張智皓 律師


參考資料
  • 本文案例事實改編自
    •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10年度易字第1833號判決
    •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11年度上易字第190號判決
  • 本文相關參考條文
    • 刑法第335條(普通侵占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三萬元以下罰金。
    • 刑法第342條(背信罪)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 本文相關引用判決最高法院77年度台上字第2146號刑事判決
    • 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1990號刑事判決
    •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1716號刑事判決參照
    •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727號刑事判決參照
    • 最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4581號刑事判決
    • 最高法院81年度台上字第3015號刑事判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