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犯3年後再犯,檢察官沒這樣做起訴竟違法!

戒癮治療無論有無完成,不得無經觀察勒戒或強制處分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110年度上訴字第780號刑事判決,認三年後再犯之施用毒品者,已過再犯高峰期間,應重啟處遇程序,適用初犯之規定,先經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之程序。以符合毒品條例新修法目的,將其視為病患,以機構內、外毒癮戒除為首要手段,解決再犯問題及復歸社會。
故原起訴就本次施用毒品犯行因被撤銷附命戒癮治療緩起訴處分,直接提起公訴,起訴不合法,撤銷原判決。

故事緣起

甲於民國108年1月7日晚上8時許,在某居所,以將海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混合後置於玻璃球內以火燒烤吸食其煙霧之方式,同時施用海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1次;又於108年4月1日凌晨0時許,在其上址居所,以同一方式,同時施用海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1次。復於108年5月15日上午9時許,在上址居所,以同一方式,同時施用海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1次;又於108年6月22日晚上8時許,在上址居所附近養蝦場工寮內,將甲基安非他命置於玻璃球內以火燒烤吸食其煙霧之方式,施用甲基安非他命1次。
上開之行為,故認甲有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1項、第2項之施用第一級毒品、施用第二級毒品犯行。

解說

一、相關法條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規定:「
    施用第一級毒品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0條規定:「
    犯第十條之罪者,檢察官應聲請法院裁定,或少年法院(地方法院少年法庭)應先裁定,令被告或少年入勒戒處所觀察、勒戒,其期間不得逾二月。
    觀察、勒戒後,檢察官或少年法院(地方法院少年法庭)依據勒戒處所之陳報,認受觀察、勒戒人無繼續施用毒品傾向者,應即釋放,並為不起訴之處分或不付審理之裁定;認受觀察、勒戒人有繼續施用毒品傾向者,檢察官應聲請法院裁定或由少年法院(地方法院少年法庭)裁定令入戒治處所強制戒治,其期間為六個月以上,至無繼續強制戒治之必要為止。但最長不得逾一年。
    依前項規定為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執行完畢釋放後,三年後再犯第十條之罪者,適用前二項之規定。
    受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處分之人,於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期滿後,由公立就業輔導機構輔導就業。」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4條規定:「
    第二十條第一項及第二十三條第二項之程序,於檢察官先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第一項、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二第一項第四款至第六款或第八款規定,為附條件之緩起訴處分時,或於少年法院(地方法院少年法庭)認以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程序處理為適當時,不適用之。
    前項緩起訴處分,經撤銷者,檢察官應繼續偵查或起訴。
    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二第一項第六款規定為緩起訴處分前,應徵詢醫療機構之意見;必要時,並得徵詢其他相關機關(構)之意見。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二第一項第六款規定之緩起訴處分,其適用戒癮治療之種類、實施對象、內容、方式、執行醫療機構或其他機構與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及完成戒癮治療之認定標準,由行政院定之。」

二、案例解說

1、本案經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145號判決判處甲定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肆月;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10年度上訴字第780號刑事判決改判甲所處罪刑暨定應執行刑部分均撤銷。被訴施用第一、二級毒品部分公訴不受理。

2、起訴之程序違背規定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並得不經言詞辯論為之,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1款、第307條分別定有明文。此所稱之起訴之程序違背規定,係指檢察官提起公訴之訴訟行為於程序上有違法律之規定而言。而提起公訴之訴訟行為是否於程序上有違法律規定,原則上,固以起訴時所存在之事項及法律規定為判斷,惟檢察官起訴後始發生之情事變更事由,致法院不能為實體審理及判決,亦屬起訴之程序違背規定(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3826號判決參照)。

3、甲於101年間曾因施用毒品案件,經臺灣屏東地方法院裁定送觀察勒戒後,認有繼續施用毒品傾向,經該院以101年度毒聲字第458號裁定送戒治處所強制戒治,於102年7月24日停止戒治出所,經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2年度戒毒偵字第20號為不起訴處分確定,甲於前開強制戒治處分執行完畢釋放後逾3 年,始為本件上述施用毒品行為,雖本案原經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8年度營毒偵字第11號、第107號、108年度毒偵字第1426號、第2304號為附命戒癮治療之緩起訴處分(緩起訴期間自108 年10 月29日起至110 年10 月28日止),後因甲在緩起訴期間故意犯其他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經該署檢察官以109年度撤緩字第265號撤銷緩起訴處分後,並就甲本案施用毒品行為重行提起公訴。甲縱為屢犯施用毒品罪之成癮慣犯,其間復曾因施用毒品罪,經起訴、判刑或執行,只要本次再犯施用毒品罪距其最近 1次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執行完畢釋放後,已逾 3年者,既仍有修正後毒品條例第20 條第3項規定之適用,依舉重明輕之法理,倘僅經檢察官為「附命緩起訴」而非起訴、判刑,不論有無完成戒癮治療,其再犯更有適用同條例第20條第 3項規定,施以「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之必要,甲於本案施用第一級、第二級毒品犯行,距離其最近一次強制戒治執行完畢釋放(即102年間)已逾3年,自應依修正後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0條第3項、現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4條等規定,重啟處遇程序,再予被告適用「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強制治療程序之機會。

結論

1、依修正後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新法,施用第一、二級毒品為犯罪行為,毒品條例第10條設有處罰規定。故施用第一、二級毒品者,依前揭規定,本應科以刑罰。惟基於刑事政策,對合於一定條件之施用者,則依同條例第20條之規定,施以觀察、勒戒及強制戒治之保安處分。又該條及第23條將施用毒品之刑事處遇程序,區分為「初犯」、「3年內再犯」及「3年後再犯」。依立法以及修正理由之說明:「初犯」,經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後,應為不起訴處分或不付審理之裁定;經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執行完畢釋放後,「3年內再犯」者,因其再犯率甚高,原實施之觀察、勒戒及強制戒治既已無法收其實效,爰依法追訴或裁定交付審理。至於經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執行完畢釋放後,「3年後再犯」者,前所實施之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已足以遮斷其施用毒品之毒癮,為期自新及協助其斷除毒癮,仍適用「初犯」規定,先經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之程序。從而,於「初犯」及「3年後再犯」二種情形,均應先經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程序。倘檢察官逕對甲起訴,起訴程序顯屬違背規定,法院自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始稱適法。

2、修正後毒品危害條例對於施用毒品者之思維,已擺脫以往側重於「犯人」身分之處罰,著重其為病患之特質,因此放寬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制度之適用時機,以協助施用者戒除毒癮,復基於憲法應保障人民之生存權,及根據每個國民生存照顧需要提供基本給付之理念,對於經監獄監禁處遇後仍再犯之施用毒品者,更應恢復以機構內、外之治療協助其戒除毒癮,是以修正後毒品條例第20條第3項所謂「3年後再犯」,只要本次再犯(不論修正施行前、後)距最近 1次觀察、勒戒或強制戒治執行完畢釋放,已逾 3年者,即該當之,不因其間有無犯施用毒品罪經起訴、判刑或執行而受影響。亦即對於戒除毒癮不易者,唯有以機構內、外處遇及刑事制裁等方式交替運用,以期能控制或改善其至完全戒除毒癮。

相關資訊-
司法院新聞稿

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2096號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經由徵詢程序達成統一見解
https://www.judicial.gov.tw/tw/cp-1888-446285-988df-1.htm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