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出軌不只刑事除罪,連民事賠償也免了?

太陽餅裡面沒有太陽,配偶沒有「配偶權」!?

論正宮敗訴之兩則判決:
1、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9年度原訴字第41號判決不承認「配偶權」之概念,正宮不得以「配偶權」受侵害,請求小三負侵權行為責任。
2、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9年度訴字第2122號判決認「配偶權」非憲法上或法律上權利,「夫妻共同生活圓滿幸福」之利益亦非法律上保障之利益,正宮無法依侵權行為請求損害賠償。

故事緣起

吳男與林女為夫妻關係,小三明知此情,但仍情不自禁,跟吳男交往並且發生了「超友誼關係」。吳男後來想分手,但小三不滿吳男想要回歸家庭的舉動,竟轉而開始騷擾正宮林女。林女不堪其擾,憤而決定對小三提起告訴。
林女提告時,通姦罪尚未除罪化,因此小三遭有罪判決處有期徒刑三月。林女另依法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小三為侵害「配偶權」、「身分權」、「健康權」等侵權行為負損害賠償責任,但竟遭到法院駁回請求。

前情提要 ─ 釋字第791號解釋「通姦罪除罪化」

依舊刑法第239條規定,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或與其相姦者會被判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刑法通姦罪的處罰,在民國109年5月29日釋字第791號解釋做成並公布後已經正式除罪化。

本號解釋所憑理由,主要是認為隨著社會自由化與多元化之發展,婚姻關係中個人人格自主(包括性自主權)之重要性,已更加受到肯定與重視,而婚姻所承載之社會功能則趨於相對化。通姦罪之立法目的在於維護配偶間親密關係之排他性,不許有配偶者與第三人間發生性行為而破壞婚姻關係。但婚姻忠誠義務尚不等同於婚姻關係本身,配偶一方違反婚姻忠誠義務,雖可能危害或破壞配偶間之親密關係,但尚不當然妨害婚姻關係之存續。況且,即便通姦行為可能損及婚姻關係中原應信守之忠誠義務,並有害對方之感情與對婚姻之期待,但尚不致明顯損及公益。反之,通姦罪對行為人性自主權、隱私之干預程度及所致之不利益,實屬重大,且透過刑罰制裁手段處罰違反婚姻承諾之通姦配偶,反而可能會對婚姻關係產生負面影響。

綜上,大法官認為通姦罪對憲法第22條所保障性自主權之限制,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不符,刑法第239條規定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因此,通姦罪除罪化後,對於配偶發生外遇、出軌的正宮,要透過法律捍衛自己的權利,似乎僅能透過民法上的侵權行為責任來要求損害賠償了。但,正宮向法院提出侵害配偶權的民事訴訟,就一定能勝訴嗎?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9年度原訴字第41號判決

─ 不承認「配偶權」之概念,正宮不得以「配偶權」受侵害,請求小三負侵權行為責任

本判決之案例事實略為「被告長時間與原告之配偶於深夜通電話,甚至有在外牽手等過從甚密之婚外情,原告因此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3項規定請求被告賠償。」

在這樣的前提事實下,依照過往多數的實務見解,雖然未發生通姦之行為,但「夫妻任一方與他人間存有逾越結交普通朋友等一般社交行為之不正常往來,其行為已逾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忍之範圍,已達破壞婚姻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程度時,仍構成侵害配偶權之行為」,也就是說如果另一半與其他人過從甚密,雖然沒有發生親密關係,但超過一般社會大眾所能忍受的範圍,仍應認為有侵害配偶權,因而得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但本案法官可不這麼想!吳家樺法官認為不應肯認「配偶權」之概念,原告不得以「配偶權」受侵害,請求被告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主要理由簡述如下:

1、參諸釋字第748號解釋及釋字第791號解釋,可見我國憲法規範已由過往強調婚姻與家庭之制度性保障功能,變遷至重視以獨立個體為基礎之(性)自主決定權。

2、既然我國憲法對於以婚姻約束配偶雙方忠誠義務,不再強調婚姻之制度性保障,轉為重視婚姻關係中配偶雙方平等、自主之「個人」(性)自主決定權,足見配偶彼此間為相互獨立自主之個體,不因婚姻關係所負之忠誠義務而有支配他方意志或自主決定之特定權利,故在前述憲法典範變遷之脈絡下,自不應承認隱含配偶為一方客體,受一方獨占、使用之「配偶權」概念。

吳法官的法律見解一問世,引起各界譁然,紛紛為文以抒己見,透過社群媒體不難發現大部分的律師都認為或許是因為本案當事人漏未主張民法第184條第1項後段「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的規定求償,因此獲得敗訴判決。但就在上個月新出爐熱騰騰的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9年度訴字第2122號判決,再一次賞了各位大律師一個大巴掌。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9年度訴字第2122號判決

─「配偶權」非憲法上或法律上權利,「夫妻共同生活圓滿幸福」之利益亦非法律上保障之利益,正宮無法依侵權行為請求損害賠償

本判決案例事實請參第壹段吳男與林女的故事。

本案一樣是由吳法官進行審理,不一樣的是這次正宮有找專業律師協助,因此在請求的主張上更加完整,除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3項規定以外,並引用第184條第1項後段規定,主張小三侵害身分權、配偶權、健康權等,依法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不過吳法官不畏輿論風向,仍堅定自己的立場,認為:

1、「配偶權」並非憲法上或法律上權利;就算認為配偶權是法律上權利,性自主決定權為憲法保障之權利,應優先保障。

2、「身分權」非法律上權利;就算認為身分權為法律上權利,原告身分權、健康權均未受侵害,且無法證明原告健康權受侵害與被告相姦行為有何因果關係。

3、「夫妻共同生活圓滿幸福」之利益,非法律上應予保障之利益;就算認為屬於法律上利益,性自主決定權為憲法保障之權利,應優先保障。

簡評

本文無意就「婚姻制度之核心價值」為何,以及「配偶權」與「性自主權」之高低優劣為評斷,因此不論是否認同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9年度訴字第2122號判決之見解,筆者認為本案判決理由書論述完整,確有其值得細究之處。

但跳開法律見解之討論或價值觀之判斷,從一般大眾的角度出發,甚至是從專業律師的觀點來看,此一判決確實顛覆了多數人過往的認知。筆者撰寫本文前,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確實也看見不少先進國家的立法例,並不當然允許對於外遇出軌之對象請求損害賠償,令人不禁反思釋字791號解釋將通姦罪除罪化以後,再失去對於外遇出軌對象提起民事求償之可能,最終使得外遇全面合法化。

不過如果是站在另一方的讀者也別著急,透過司法院判決查詢系統,可以查詢到肯認配偶權之概念、准許正宮請求損害賠償的判決比比皆是。而利用搜尋引擎鍵入相關關鍵字,可以在立法院的網站查閱到法制局撰文研析通姦除罪化後民事賠償問題,是直接肯認有損害賠償請求權,進而討論賠償數額之多寡。而在臺灣高等檢察署的網站也可以查閱到在法治教育推廣的專欄,建議民眾在通姦除罪化之後,婚姻忠誠遭侵害的一方,可以配偶權受害為由,提起民法第184條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民事訴訟。

總而言之,至少到目前為止,對於外遇出軌之對象應有民事求償權,可以認為仍然是我國實務及一般社會大眾的多數意見。至於未來如何變遷,是否真有可能將外遇行為全面合法化,則仍有待實務見解之發展,筆者亦將持續關注本案上訴後上級法院之判決。

筆者:張智皓 律師


本文相關參考條文

  • 民法第184條(獨立侵權行為之責任)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

  • 民法第195條(侵害身體健康名譽或自由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以金額賠償之請求權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前二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