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法庭111年憲判字第2號判決

「法院得否以判決命加害人公開道歉?」

 ─簡析憲法法庭111年憲判字第2號判決

大法官於本判決作出與釋字第656號解釋完全相反的結論,認為法院依系爭規定所為之適當處分不應該包括以判決命加害人道歉之情形,亦即確立了在本判決之後,被害人無法再透過訴訟之方式,請求法院命加害人於各大報或社群網站公開道歉以回復名譽。惟筆者認將言論及思想自由凌駕於名譽權保障,捨棄各級法院個案權衡之空間尚有於情不合之處。

壹、本案爭點

一、本件訴訟聲請人有四人,過去分別遭民事法院判決確定命於公開之社群網站或各大報刊登道歉聲明啟事,因而認為民法第195條第1項後段規定(下稱「系爭規定」)有牴觸憲法之虞,聲請變更司法院釋字第656號解釋。

二、簡言之,本案爭點在於「法院依民法第195條第1項後段規定以判決命加害人公開道歉」是否合憲?

貳、釋字656號解釋 ─ 大法官曾採取合憲之認定

一、民國89年間,轟動一時的「嘿嘿嘿案」,引發了一連串社會輿論,經過一連串民事訴訟後,最終法院做出判決命新新聞周刊等人應於各大報刊登道歉聲明。新新聞周刊等人不服而聲請大法官解釋,最終作成釋字第656號解釋。

二、釋字第656號解釋作出合憲之結論,認為若未涉及加害人自我羞辱等損及人性尊嚴之情事,以判決命加害人公開道歉,並不違背比例原則,而不牴觸憲法對不表意自由之保障。

參、憲法法庭111年憲判字第2號判決 ─ 大法官轉採取違憲之認定

一、大法官於本判決作出與釋字第656號解釋完全相反的結論,認為法院依系爭規定所為之適當處分不應該包括以判決命加害人道歉之情形,亦即確立了在本判決之後,被害人無法再透過訴訟之方式,請求法院命加害人於各大報或社群網站公開道歉以回復名譽。主要理由簡述如下:

(一)法院以判決命加害人道歉,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意旨有違:

1、大法官認為若命加害人強制公開道歉,使其必須發表自我否定之言論,是為對言論自由之高度干預,因此採取嚴格審查標準。

2、在目的性的審查,由於侵害名譽權之個案情狀不一,與公共利益不必然有關係,系爭規定之立法目的是否是均屬特別重要之公共利益,即有疑慮。

3、在手段適當型的審查,大法官認為公開道歉並非出自於加害人之真意,此等表裡不一的道歉方式,對被害人也並不一定會有填補損害之效果。

4、在手段必要性的審查,強制道歉並非是不可或缺的手段,應有其他侵害較小的手段可代替之,例如將判決書刊載於大眾媒體。

(二)於加害人為自然人時,法院以判決命加害人道歉,與憲法保障思想自由之意旨有違:

1、大法官認為思想自由應受絕對保障,不容國家機關以任何方式予以侵害。

2、強制道歉是禁止沉默、強制表態之要求,必然損及加害人之思想及人性尊嚴,違反憲法保障自然人思想自由之意旨。

肆、評析

一、本判決將言論自由及思想自由的保障上綱到過高之地位,反而導致被害人名譽權的過份退縮,並非在所有個案中之言論自由、思想自由都能凌駕於名譽權之保障。在符合比例原則之情況下,基本權並非不得依法加以限制,對於言論自由的保障,本就其言論價值之高低而有不同程度之保障,在侵害名譽權之案件,個案狀況落差極大,自應保留部分彈性使各級法院得在個案權衡之。

二、再者,名譽乃人的第二生命,當一般民眾之名譽權被侵害時,尚多透過訴訟等各種方式尋求名譽之回復;更遑論若是知名公眾人物或法人,所涉及者通常非僅關乎個人利益,更經常成為社會議題,甚至短期內大量佔用社會媒體資源,若透過民事訴訟可以解決當事人之紛爭,亦屬重要公共利益。

三、道歉的功能既在於平息糾紛、回復和諧,即便是加害人並非真心真意的道歉,那又如何?民事給付訴訟的本質不就是一方要求另一方強制給付其不願意作的行為?在請求金錢給付的訴訟,即便他方是不情願的給付,請求給付之人確實因此受到填補。請求公開道歉之情況亦同,透過加害人的道歉,確實有助於糾紛之平息,即便加害人是不情願的,這也是被害人在提起訴訟前就能想見的事,而仍願意耗費勞力、時間、金錢進行訴訟,為的就是得到加害人之道歉,進而回復原本之生活。




筆者:張智皓 律師

四、以上,乃筆者拙見。但以作為一名訴訟律師來說,本判決所作出違憲之認定,對於實務工作其實是一項助益也說不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