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醫生為公立醫院某採購案之授權公務員,收取標案回饋金10.5 萬現金,獲判無罪!

論貪污治罪條例 §5 Ⅰ ③ 公務員無罪之原因

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矚上重更一字第1號判決,就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不違背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部分,認公務員主觀上無將因之收受財物之認識及僅對向犯單一指證,判某甲無罪。

解說

一、相關法條

  • 貪污治罪條第五條規定: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金:
    • 一、意圖得利,擅提或截留公款或違背法令收募稅捐或公債者。
    • 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 三、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及第二款之未遂犯罰之。」
  • 刑法第十條第二項規定:「稱公務員者,謂下列人員:
    • 依法令服務於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以及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
    • 受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依法委託,從事與委託機關權限有關之公共事務者。」

二、案例解說

本案經桃園地方法院100年度矚重訴第6號判某甲有罪,處三年八個月有期徒刑;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矚上重訴第22號改判某甲無罪。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4000號撤銷某甲無罪部分發回更審,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矚上重更一字第1號判決仍判某甲無罪

本案經法院審理後,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矚上重更一字第1號判決表示:「刑法第10條第二項第1款後段所指「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乃學理所稱「授權公務員」,指非服務於國家或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但因從事法定之公共行政事務,被視為刑法上之公務員 。就「授權公務員」而言,如具有法定職務權限,在其所從事公共事務範圍內之事項均屬之,亦不以涉及公權力為必要,即私經濟行為而與公共事務有關者,亦包括在內。至國家或地方自治團體所設置之獨立組織體,除行政機關及其他公務機關以外,尚有公立學校、公立醫院及公營事業機構。依政府採購法規定機關(政府機關、公立學校、公營事業)之承辦、監辦採購等人員,均屬修正後刑法第10條第2項第1款後段所定「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而上揭承辦、監辦採購等人員,應不以實際承辦、監辦採購之基層人員為限,其依規定層層審核、核定各項採購程序之辦理採購人員包括各級主管,甚至機關首長及其授權人員,倘實質上具有參與決定、辦理採購程序之權限,足以影響採購結果,應均屬之,始符立法本旨(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0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判決認為,按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須所收受之金錢或財物與其職務有相當對價關係,始足當之。而所謂職務上行為之對價關係,除客觀上應審酌職務行為之內容、交付者與收受者之關係、賄賂之種類、價額、贈與之時間等情形外,亦應審究交付者與收受者主觀上之認識而綜合判斷。如交付者本於行賄之意思,以賄賂買通公務員,冀求公務員職務範圍內踐履特定之行為,而公務員明知交付者係對於其職務上行為行賄,猶明示或默許允為行賄者所冀求之職務上行為,進而收受,則其收受財物與其職務上之行為,即具有對價關係。又公務員為其職務上之特定行為在先、收受他人交付之財物在後之情形,是否可認二者間具有對價關係,除該公務員事先有要求、期約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外,應研求該公務員於為職務上特定行為之時,主觀上有無將因之收受財物之認識為斷;若公務員為職務上特定行為之時,主觀上並無將因之收受財物之認識,則不能認該公務員事後收受財物,與其先前之職務上行為間,具有對價關係,即無可成立上開罪名。(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84號、105年度台上字第1332號、102年度台上字第2796號判決意旨參照)。

某甲就上開採購案件,係負責於97年4月17日上簽提出採購需求並於97年7月11日履約驗收時,擔任主驗人員,可知某甲就上開採購案件,至遲於97年7月11日,已完成其全部職務上之行為。故應認本件應屬「公務員為其職務上之特定行為在先、收受他人交付之財物在後」類型。故除非某甲事先有要求、期約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否則應予研求其於為職務上特定行為之時,主觀上有無將因之收受財物之認識,據以判斷其收受現金與職務上行為間,究竟是否成立對價關係。

某甲於進行本件標案之請購、會簽、驗收等職務上行為前,縱令偶與某丙見面寒暄或參加球敘,是否已知悉某丙於得標後,將會以「回饋金」等名義給予財物?雙方事前是否已有任何明示或默示之合意?在在均有疑慮。再者證人某丙為對向犯,所為不利於某甲之指證,本應有充分補強證據以擔保其真實性,不能僅憑其單一指證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結論

依前揭說明,某甲雖任職於公立醫院,然乃依政府採購法規定機關之採購驗收人員,乃屬修正後刑法第10 條第2項第1款後段所定「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且前揭所稱採購人員,應不以實際承辦、監辦採購之基層人員為限,其依規定層層審核、核定各項採購程序之辦理採購人員包括各級主管,甚至機關首長及其授權人員,某甲乃係本採購案實際參與決定,亦享有驗收權限,足以影響採購結果,當屬刑法第10條第2項第1款後段所定「授權公務員」。

某甲雖未能嚴守分際,事後私下收取廠商表明酬謝之款項,有虧職責,亦應依公務員服務法及醫師職業守則等相關規定,追究其應負之行政責任。然不能無視罪刑法定主義及刑法之謙抑性,率以刑事處罰規定相繩之。故某甲就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不違背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部分無罪。

筆者:陳雅琴 律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