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旅宿業者於房門外以設備窺視客人,因未看到任何影像屬行為未遂,刑法不罰?

法官認為刑法第315條之1要有犯罪結果始有提起告訴之必要

111年度上易字第108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認刑法第315條之1為告訴乃論罪且依其立法理由及社會秩序維護法之處罰,
得推論出刑法第315條之1認定之犯罪行為應屬結果犯,非舉動犯,故該旅宿業者之行為因未遂行為不罰而無罪。

故事緣起

甲為某旅館負責人之子,平時亦會協助該旅館之營運。A男與B女於民國109年8月2日18時30分許,前往該旅館1205號房內投宿。詎甲竟基於無故以設備窺視他人非公開活動之犯意,將其所有之延伸鏡頭連結至其所持用之行動電話後開啟相機功能,再將上開延伸鏡頭自1205號房門下方門縫處伸入,用以窺視A男、B女2人在室內非公開之活動。

甲系爭設備伸進去就被A、B發現,甲來不及開啟手機畫面,尚未看到任何影像就立即抽出鏡頭離開。

解說

一、相關法條

  • 刑法第315 條之1

二、案例解說

甲以設備窺視他人非公開活動,惟未見聞任何影像畫面,以刑法第315條之1論處,該法條之窺視行為,究屬結果犯或舉動犯?
一審 甲犯無故窺視他人非公開活動罪,處拘役肆拾日。
檢察官認甲之行為所犯之法條為舉動犯。
二審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11年度上易字第108號刑事判決 原判決撤銷。甲無罪
法官認為
  1. 刑法第315條之1為告訴乃論罪,若為舉動犯,一行為即成罪,而無告訴人,何以有告訴而成罪?
  2. 依刑法第315條之1立法理由及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3條第一款規定,若行為人未利用工具、設備而對他人為窺視,立法者僅以行政秩序罰,而甲之行為未造成隱私權之侵害,自無從得對其科以刑罰。

結論

甲雖著手實施窺視行為,但尚未發生侵害他人隱私結果而屬未遂,刑法第315條之1又無明文處罰未遂犯,揆諸前開說明,甲上開行為應屬不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