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人通過測謊則其筆錄即具有證據能力?

未成年甲指控被強制性交二次,因其前後陳述不一且無實質補強證據,法院改判被告教保員張女無罪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110年度侵上訴字第115號刑事判決,認本案被害人甲之指述內容確實有數疑點及其於偵、審中前後陳述不一,又證據上證人只轉述被害人供述、測謊結果之證明力非可積極、直接證明犯罪,皆無法佐證被告張女確實有涉犯二次強制性交行為,故而改判張女無罪。

故事緣起

張女在臺中市某身心障礙福利機構育幼院擔任教保員,為滿足自己之性慾,竟與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男性甲,基於與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男子合意性交之犯意,令甲坐在馬桶上,再脫掉自己下身衣著,跨坐在甲大腿上,以將甲之陰莖與其陰道接合之方式,而為性交行為2次。

解說

一、相關法條

  • 刑法第51條第5款
  • 刑法第227條第3項
  • 刑法第228條
  •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

二、案例解說

一審

對甲進行測謊,認定其筆錄具證據能力。

張女犯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子為性交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陸月。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月。

二審

依「無罪推定」改判張女無罪。

法官認為

該機構僅兩名教保員輪值夜班,且需巡房與看監視器,有喚醒甲去上廁所之機會微乎其微,另,廁所為開放式場所。

本件不利於被告張女的證據,有甲證述、A導師證述、甲測謊報告,惟

1、被害人之陳述須無瑕疵,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始得採為科刑之基礎。從而被害人之指訴,縱無瑕疵,亦仍應有其他補強之證據,始得據以認定被告犯罪。

2、A導師的供述都是甲轉述之累積證據

證人所轉述其自被害人處聽聞之被害經過事實,性質上與被害人之陳述具同一性,非屬適格之補強證據。

3、測謊結果僅得供裁判之佐證,殊難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之積極、直接證據。

4、甲證述前後矛盾

甲雖通過測謊,卻有說謊、欺騙師長等紀錄,且對張女是穿裙子、褲子等描述不一,深夜學校房舍寧靜,卻無人發現此事,更是可疑。

結論

甲之指述內容,確實有無法完全採用之數個疑點存在,本院考量甲於偵、審程序中之指證述內容既仍存有瑕疵,尚非全然一致,並使本院無法確認本案被告張女被訴犯罪事實為真實,且本案除甲以外之其餘證人之證述、書證等證據資料,經綜合審酌後,均認欠缺實質補強作用,俱無法佐證被告張女確涉有前揭犯行。是被告張女是否確實涉有公訴意旨所指對甲為二次性交犯行,即仍屬有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