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勝!貪污治罪條例§5二審改判無罪

論高等法院就貪污案審酌之標準

駐院醫生公開招標醫院設備之採購案,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矚上重更一字第1號判決,認本案中之對價關係尚有疑義且僅單一指述,故該公務員某乙獲判無罪。

故事源起

某乙於92年3月12日至99年3月31日擔任A醫院醫師兼放射線科主任,工作職掌為督導科內行政作業、執行各項特殊檢查、各項檢查判讀、其他臨時交辦事項等,並依政府採購法辦理下列採購事項。A醫院於97年7月16日公開招標「磁振造影掃描儀合作案」採購案,該標案係由某乙提出採購需求。

B公司負責人某丙因有意承攬該標案,遂於某乙提出採購需求前,私下至某乙辦公室尋求某乙幫忙,並承諾某乙若讓B公司順利得標後,將從該標案A醫院每月拆帳給B公司之款項中,提撥2%的賄賂予某乙,並於得標後先行支付120萬元之賄款予某乙,兩人達成協議後,某丙遂請公司員工將B公司代理之產品規格交給某乙,某乙便參考該份規格來制定招標文件,以利B公司得標。

該標案於97年12月22日開標時僅B公司投標,B公司果然以拆帳分配比例醫院37%、廠商63%順利得標,俟該標案於98年4月間完成驗收後,某丙便於自家保險箱中領取120萬元現金裝入紙袋後,親自前往某乙辦公室交付給某乙,作為感謝某乙護航之對價,並向某乙表示俟磁振造影掃瞄儀正式運轉後,將會按月提撥拆帳金額之2%予某乙,某丙並從98年4月至100年2 月止,親自或指示員工交付某乙該標案每月拆帳金額2%之款項共46萬524元,某乙於前揭標案中共計收取166萬524元之賄賂。

解說

一、相關法條

  • 貪污治罪條第五條規定: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金:
    • 一、意圖得利,擅提或截留公款或違背法令收募稅捐或公債者。
    • 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 三、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及第二款之未遂犯罰之。」
  • 刑法第十條第二項規定:
    「稱公務員者,謂下列人員:
    • (1) 依法令服務於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以及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
    • (2)受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依法委託,從事與委託機關權限有關之公共事務者。」

二、案例解說

本案經桃園地方法院100年度矚重訴第6號判某乙有罪,處六年有期徒刑,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矚上重訴第22號改判某乙無罪。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4000號撤銷某乙無罪部分發回更審,臺灣高等法院108年度矚上重更一字第1號判決仍判某乙無罪

證人某丙為對向犯,所為不利於某乙之指證,本應有充分補強證據以擔保真實性,不能徒憑其單一指證,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而關於某丙所指其事先已經請託某乙,嗣並已向某乙交付現金120萬元等節,遍閱全案卷證資料,僅有某丙個人之單一指證而已,別無其他事證可佐,尚難採信。且磁振造影掃瞄儀每月拆帳清單所示,此部分某丙每月撥付之款項約1萬4千元至2萬6千元不等,金額非鉅,則該回饋金之性質,不能排除為廠商按月對醫院執行合作案之捐助,作為推動相關業務公款用途之合理可能性,非歸由某乙個人取得。倘此,依目前一般社會通念,能否遽認上開回饋金與某乙職務上行為間,必定有對價關係之成立?又某乙縱有經手管理上開回饋金,能否謂其主觀上必有收受賄賂之不法犯意?仍有疑義。

結論

基於雙方對向行為之犯罪(對向犯),如購買毒品者指證販毒者;投票受賄者指證賄選者;貪污治罪條例之行賄者指證收賄者等等,因均得獲減輕或免除其刑,甚或由檢察官為職權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不免作出損人利己之陳述,其證言本質上存在較大之虛偽危險性,故為擔保陳述內容之真實性,應認須有補強證據,足使一般人對其陳述無合理之懷疑存在,而得確信其為真實。至於指證者前後供述是否堅決一致,無矛盾或瑕疵,其與被指證者間有無重大恩怨糾葛等情,因與犯行無涉,均尚不足作為補強證據(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6199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證人某丙乃係本於行賄者之地位,指證某乙向其收受賄款,自應調查其他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證之真實性。本件僅有某丙單一指述,並無其他補強證據,不得遽為不利於某乙之認定,故某乙就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不違背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部分無罪。

依法院判決案例,就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之情形,於一審法院判有罪,二審法院改判無罪之案例相當少見,屈指可數,本案即屬其中一例。而本案之案例事實亦可完美詮釋二審法院在改判之情形中,其審酌依準不外乎以「是否有對價關係」以及「單一指述是否有補強證據」等為改判之理由。而對價關係係指從客觀上審酌職務行為之內容、交付者與收受者之關係、賄賂之種類、價額、贈與之時間等情形,亦與交付者與收受者主觀上之認識而綜合判斷,須從個案上分別認定。而對向犯(即本案的行賄者)的單一指述部分,為避免對向犯為求減輕或免除其刑而做出栽贓陷害他人之證述,本應有充分補強證據擔保其證詞之真實性,畢竟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為七年以上之重罪,實不能僅憑對向犯之單一指述即故入人罪。


筆者:陳雅琴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