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巡邏勤務能開交通違規單嗎?

警察巡邏勤務能開交通違規單嗎?

憲法法庭111年憲判字第1號判決,大法官肯認不同身份之警察人員任務與與功能有明確之區分,目前不乏實務判決肯認未踐行身分轉換程序而一樣可由巡邏勤務警察開立交通罰單,當存有重大違憲疑慮。因巡邏警察之勤務依體系解釋無包括開交通罰單,且針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一律優先適用道交條例之特別法規定,並已優先明定有關「交通稽查」是交通勤務警察處理。故巡邏勤務警察應依法行政,按照身分轉換規定,才屬合法開單。
警職法第1條於立法目的闡明警察職權行使之一為保障人民權益,現應通盤檢討!

臨檢發動的合法要件

首先,只要一提到「臨檢」,當然就不得不把鼎鼎有名的釋字第535號大法官解釋搬出來:「有關臨檢之規定, 並無授權警察人員得不顧時間、地點及對象任意 臨檢、取締或隨機檢查、盤查之立法本意⋯⋯其因發現違法事實,應依法定程序處理者外, 身分一經查明,即應任其離去,不得稽延 。」因此攔停首應著重者,是要看時間、地點、對象。

 

再搭配警察職權行使法(以下簡稱警職法)第6條及第8條規定:

 

6條第1項第1

「警察於公共場所或合法進入之場所,得對於下列各款之人查證其身分: 一、 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 。」

 

8

「 警察對於 已發生危害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 之交通工具, 得予以攔停 並採行下列措施 : 一、要求駕駛人或乘客出示相關證件或查證其身分。 二、檢查引擎、車身號碼或其他足資識別之特徵。 三、要求駕駛人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 警察因前項交通工具之駕駛人或乘客有異常舉動而合理懷疑其將有危害行為時,得強制其離車;有事實足認其有犯罪之虞者,並得檢查交通工具。」

 

到目前為止,可以知道的是,只要依時間、地點、對象並檢驗有符合警職法規定要件,巡邏中的警察當然可以攔停沒有問題(但是單純交通違規例如未戴安全帽等等,還是必須要注意有可能不符合上開要件,蓋單純交通違規並非犯罪即不符警職法第6條第1項第1款,而針對警職法第8條則係依釋字第699號湯德宗大法官部分協同暨部分不同意見書內提到,所謂「已發生危害」,是指如駕車肇事之情形;而所謂「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則是指如車輛蛇行、猛然煞車、車速異常、車內酒氣十足、駕駛人神智不清等) 。

攔停和開單是兩件事情

假設一切都符合攔停的標準,就可以順利開單了嗎?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針對巡邏中的警察可不可以攔停以及可不可以開單又是另外一回事!也就是說針對巡邏中的警察「可以攔停可以開單」,此即本文重點所在:

 

警察勤務條例在第三章勤務方式以下有第11條規定:

「警察勤務方式如下: 一、勤區查察: 於警勤區內,由警勤區員警執行之,以家戶訪查方式,擔任犯罪預防、為民服務及社會治安調查等任務;其家戶訪查辦法,由內政部定之。 二、 巡邏 : 劃分巡邏區(線),由服勤人員循指定區(線)巡視,以查察奸宄,防止危害為主;並執行檢查、取締、盤詰及其他 一般警察勤務 。 三、 臨檢 : 於公共場所或指定處所、路段,由服勤人員擔任臨場檢查或路檢,執行取締、盤查 及有關法令賦予之勤務 。 四、 守望 : 於衝要地點或事故特多地區,設置崗位或劃定區域,由服勤人員在一定位置瞭望,擔任警戒、警衛、管制;並受理報告、解釋疑難、 整理交通秩序及執行一般警察勤務 。 五、值班: 於勤務機構設置值勤臺,由服勤人員值守之,以擔任通訊連絡、傳達命令、接受報告為主;必要時,並得站立門首瞭望附近地帶,擔任守望等勤務。 六、備勤: 服勤人員在勤務機構內整裝待命,以備突發事件之機動使用,或臨時勤務之派遣。」

 

聰明的讀者有沒有看出端倪,警察有可能進行的勤務主要有六種,其中臨檢執行的是有關法令賦予之勤務較無疑問,而守望可以包括「 整理交通秩序 」及「 執行一般警察勤務 」,所以守望勤務警察在路口站崗開單也沒有問題,但是巡邏勤務警察只能執行「一般警察勤務」,並沒有包括「 整理交通秩序 」( 整理交通秩序執行一般警察勤務 ,如果一樣,在守望的規定裡幹嘛要把兩個分開寫!?),因此巡邏警察之勤務依體系解釋即可看出並沒有包括開交通罰單。

 

有一些讀者此時應該會心生疑問:「不對啊~巡邏勤務內不是就有規定並執行檢查、取締」不就是包括取締開單?但是筆者必須在此澄清,巡邏勤務內所謂「取締」是指如社會秩序維護法相關法規而不包含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以下簡稱道交條例)。怎麼說?司法警察、行政警察、交通警察各有不同勤務,依道交條例第2條規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 依本條例規定 ;本條例未規定者,依其他法律規定。」此即針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一律優先適用道交條例之特別法規定,再看道交條例第7條第1項規定:「道路交通管理之稽查,違規紀錄,由 交通勤務警察 ,或依法令執行交通稽查任務人員執行之。」故特別法已經優先明定有關「交通稽查」是交由交通勤務警察處理。(交通警察勤務種類有:交通指揮、交通整理、交通守望、交通稽查、交通巡邏、違規拖吊、交通事故處理、特種勤務等)

 

看到這邊應該讀者滿心雀躍,這樣是不是就代表以前被警察開的紅單都是違法而可以聲請撤銷了!其實也別見獵心喜太早,事實上巡邏勤務警察還是可以開單的,前提是如果警察有按照身分轉換的規定就可以!只要行為符合明確性原則,盡告知義務,並於執勤勤務表記明「巡邏兼某地區具體路段之交整」,才符合依法行政之要求,否則若無告知人民或未於勤務表內註記明確而仍僅記載巡邏,在人民權利意識高漲之現代社會,如仍依循陋習,將行之有年、積非成是之觀念奉行為圭臬,一旦遭逢挑戰,恐無「法」可說,值得深思。

現行做法恐有違憲之虞通盤檢討刻不容緩!

憲法法庭111年憲判字第1號判決已於民國111225日公布,主要內容雖是在闡明現行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6項規定抵觸憲法第8條保障人身自由、第22條保障身體權及資訊隱私權之意旨,然自其判決理由標注第【30】段處亦可得知大法官對於不同身分之警察人員任務與功能是有明確區分的:「⋯⋯系爭規定一授權不具警察職權,亦無從實施司法警察人員任務與功能之『依法令執行交通稽查任務人員』亦得將肇事駕駛人移送受委託醫療機構實施強制採檢血液,就此而言,亦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因此目前實務上如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10年度交上字第30號判決等,仍不乏肯認未踐行身分轉換程序而一樣可由巡邏勤務警察開立交通罰單之判決,當存有重大違憲疑慮,制度上仍應依憲法精神及法律文義已確立之規範落實正確之警察勤務教育,特別是警職法第1條於立法目的開宗明義已闡明:「為規範警察依法行使職權,以保障人民權益,維持公共秩序,保護社會安全,特製定本法。」絕非僅側重所謂公共秩序、社會安全而已,事實上更重要的還有「保障人民權益」這長久以來被忽略之一環,相互印證上開憲法法庭判決之事實脈絡,更足以證明積非成是之立法或行政措施,是萬萬通不過大法官之慧眼檢驗,通盤檢討難道還遠嗎?

為文至此,筆者想到一則典故,〈韓非子說林上〉:⋯⋯聖人見微以知萌,見端以知末,故見象箸而怖,知天下不足也。」意指見微知著、防微杜漸,事由小積累,千萬不要以爲大家都這樣做或是不過沒有轉換身分而已難道違規就應該視而不見等理由合理化所做作為,從頭到尾沒有說不能開單、沒有說要視而不見,更不會一要容忍違規,應該錙銖必較的是身為第一線執法者「警察」本身對於法律之尊重及不能恣意妄為之銘記於心。


可以開單但要如法依法,這才是正確的執勤態度。



筆者:Ray 所長

Leave a Comment